编者按:本文作者是Moshe Y. Vardi,美国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的计算机工程教授。发表于Fastcompany,原题为“No Need To Worry About Robots Replacing Human Workers? Look At History”。 随着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提高,很多人都会担心未来自己的工作会不会被取代。如果未来成百上千万的人失去了工作,他们该怎么办呢?他们该如何养活自己和家人呢?为了让社会适应这一变化,又会出现哪些改变呢? 很多经济学家表示根本没有必要担心这个问题,他们给出的原因是:历史上(尤其是18世纪、10世纪的工业革命时期)在工作任务和劳动市场上出现的重大转变并没有引发剧烈的社会动荡或大范围灾难。这些经济学家表示,如果技术真的毁掉了工作,人们是能够找到其它工作的。 其中一位经济学家这样说道:“从工业时代开始,有一种恐惧经常在人类中蔓延,即科技的变化将会引发大规模的失业。新古典经济学家预测,这类事情并不会发生,因为即使失业了,人们还是能找到其它工作的,虽然可能会经历较长时间痛苦地调整。总的来说,这种预测被时间证明是正确的。” 关于需要经历长时间痛苦地调整这一点,他们当然是正确的。工业革命直接或间接引发了两次主要的共产主义革命,期间造成近1亿人丧生。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现代社会福利国家的稳定局面才出现,这离18世纪初的工业革命已经过去了约200年。 今天,随着全球化和自动化给企业生产力带来的极大提升,很多工人发现自己的工资开始停滞不前了。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强大威力意味着更多的痛苦还在后面。这些经济学家在预测未来的时候是否对历史记录做了最小化处理,让我们不要为这个问题担心,就因为等再过一个世纪或两个世纪后,事情就会变好呢? 到达临界点 要想从工业革命中吸取经验和教训,我们就必须将其放在适当的历史背景下。工业革命就是一个临界点。在工业革命前的数千年里,经济增长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一般只需跟踪人口的增长即可:农民多种植了一点粮食,铁匠多打了一些工具。但是,当18世纪出现了蒸汽机和工业机械之后,经济发展开始起飞了。在这之后的几百年内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总和还要多、还要大。我们现在可能处在一个类似的临界点,一些人将其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临界点之后,我们所将创造的生产力和利润也将是过去任何时代都无法比拟的。 错误的预测 人们是很容易低估全球和和自动化带来的影响的,我自己也是。2000年3月,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到达顶峰,然后崩盘,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蒸发了8万亿美元市值。与此同时,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传播使得软件生产的离岸外包成为可能,这让人们对信息技术工作的担忧开始消失。 美国计算机协会担心这些因素对未来计算机教育和就业可能会造成影响。协会的研究小组(我是联席主席)200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没有真正的理由相信计算机行业的工作正在从发达国家转移。过去的10年已经证明了这个结论。然而我们的报告也承认,贸易收益的分配可能是不均衡的,也就是说一些个人和地区将会从中受益,而另一些个人和地区将会从中受损。这主要讨论的是信息技术产业。 向制造业蔓延 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眼下的革命中,首先受到影响的都是发达国家的制造业。从1995 年至2015年期间,通过用技术代替工具,美国的制造业生产率翻了将近一番。结果是,美国今天的制造业产量虽然基本处于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就业率在1980 年左右就触顶了,自1995年以后,就业率就一直在急剧下降。 然而和19世纪不同的是,全球化和自动化带来的影响正在向发展中国家蔓延。经济学家 Branko Milanovic 著名的“大象曲线”显示了世界各地的人们在1998年的收入水平,他们的收入到2008 年增加了。尽管极度贫困的人口的收入停滞不前,但新兴经济体的收入增长让数亿人摆脱了贫困。处于收入顶端的人们也在从全球化和自动化中受益。但是发达国家的工人阶层和中等收入人群的收入却停滞不前。以美国为例,在根据通货膨胀调整后,美国如今生产工人的收入和1970年左右的水平差不多。 如今,自动化正在进入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国际劳工组织最新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东南亚的920万的纺织品和鞋类制造岗位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岗位正在遭受自动化的威胁。 意识到问题的存在 除了开始在全世界传播蔓延外,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已经开始渗透到整个经济体中,包括会计师、律师、卡车司机甚至是建筑工人,这些人的工作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基本没有被改变,而现在,即使没有完全被计算机所取代,他们的工作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直到最近,全球受过教育的专业阶层的人们都没有意识到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和中等收入人群所遭遇的变化。如今,这些变化也将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 这带来的结果将是惊人的、颠覆性的,可能也会是持久的。过去一年的政治发展清楚地表明,共享繁荣的问题不容忽视。现在很明显,英国的脱欧公投、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些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经济的不满引发的。 我们目前的经济和社会将出现重大的变革,无法通过简单修复或调整来减轻他们的影响。但是当试图想基于历史做经济预测时,最好能够谨记和践行著名的以色列经济学家 Ariel Rubinstein在2012年出版的“经济寓言”这本书中所发出的警告: “对于任何认为经济模型产生了真正有价值的结论的观点,我都将不遗余力地反驳”。 Rubinstein 的基本立场是:经济理论告诉我们更多的是关于经济模型的信息,而不是经济现实的信息。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警示,即在预测未来的工作时,我们不应该仅仅听经济学家的意见,我们还应该听历史学家的意见,因为历史学家的预测往往带着更深刻的历史视角。自动化将会极大地改变很多人的生活,而且这种改变是痛苦,持久的。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mpany.com/40462489/robots-automation-labor-look-at-history-industrial-revolution-moshe-vardi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